车致
选车

车型级别
微型车
小型车
紧凑车型
中型车
中大型车
豪华车
SUV
MPV
跑车
新能源车
价格区间
0元
5万
8万
11万
15万
20万
25万
35万
50万
无限贵

砍价团本地车市  >  正文

东北振兴之希望与机会在哪里

http://cc.auto.sina.com.cn 2017年07月14日 23:19 新浪长春汽车  字号:    

  新浪长春汽车讯:7月13日下午,在长春举行的“2017首届中国东北汽车高峰论坛”上,以“东北振兴之希望与机会在哪里”为主题举行了一场圆桌会议,圆桌会议由 车联天下董事长、车融通投资公司董事长 杨泓泽担当主持,财经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 叶檀与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国统计学会副会长 姚景源 担当嘉宾。以下是圆桌会议内容。

  杨泓泽: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主办方的领导、各位同行、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美丽的北方春城——长春,来到我们今天的中国东北汽车高峰论坛。我出生在东北,又在汽车产业从事了将近30年,非常高兴新朋老友共聚一堂,来一起探讨东北的汽车产业。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第39年,真快,也是中国的汽车进入家庭将近20年,也是十三五规划的振兴东北战略实施的第二年。在这30多年的时间里,东北经济高速发展,也带动了中国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中国汽车产业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大概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这十年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的经济也在经历结构性的调整和转变,中国的汽车产业、中国的自主汽车产业也面临了越来越多的问题和困难,刚才徐长明主任也讲到,我们东北这些年在整个汽车产业里也发生了很大的结构性变化,那么无论是汽车产业本身还是中国的经济,结构性的模式化的转变都是一个共同的话题,特别希望我们今天两位重量级嘉宾的讨论能给我们带来新的思考和收获。

  那么我第一个问题,我们就请问叶檀老师,刚才大家听到了您关于东北的很多新的看法和观点,那您是来自上海,跟我们姚老师正好是一南一北,遥相呼应,那在我的理解和认识里,上海和东北是有一些相似性的,两个地区从解放一直到80年代初期都是作为中国的工业、经济制造业的重镇,给整个的国民经济带来了重要的贡献,也把很多的人才输出到全国,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后也面临了像苏南模式、珠三角很多新的挑战和竞争,上海成功地借助于浦东的开发,完成了从传统制造业到现代制造业的转型,并且产业升级带动了整个的长三角成为一个新的中国龙头,那么我想问叶老师:您觉得上海的转型发展经验,对于我们东北有哪些借鉴意义,能让我们有什么样的学习,想听听您的看法。

  叶檀:

  上海的经验,从经济地位和平台的定位来说,其实上海是在往下走的,如果说没有浦东的话,上海说不定还会往下走,我是在上海,但我说得很客观,为什么呢?我从企业、民营企业的活力、制造业以及服务业的品牌来看,深圳的创新精神显然要比上海好,深圳基本上是全国最好的一个创新城市,上海在这方面是不如深圳,也不如浙江的。

  从民企来说,上海的基础很雄厚,所以当上海进行一个转型,浦东发展起来之后,我们发现浦东聚集了很多的人才,很多城市说要做金融中心,但上海金融中心是真正金融中心,为什么这么说呢?比如说上海有一条基金一条路,就是很多基金经理住在那儿的,他其实不是说政府把那个地方划给基金公司说便宜一点你住在那,根本不是,都是基金经理自己去买了很贵的房子,住在芳草路那些地方,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市场化、活跃性强的金融中心,这个是上海浦东起来之后形成的,对于上海确实是有一个很好的提升。

  但是,不要以为上海的发展就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新区,我觉得即使要学上海,也要学其他的东西,也就是说上海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光是人才、经济基础雄厚,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它的制度基础比较雄厚,所以上海人一般有一个特性,就是讨价还价,每一分钱都还,但一旦定下来的事情,就很少有不执行的,这说明虽然谈判成本比较高,但制度成本比较低。我觉得,如果未来上海还将有所发展的话,第一个就是离岸金融中心,这对于上海会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第二个是上海的制度红利,如果能够进一步提升的话,那么上海还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

  不管怎么说,我是认为未来从金融中心来看,再过几十年,有可能上海会超过香港,成为中国的金融中心。谢谢。

  杨泓泽:

  谢谢叶老师,您特别谈到的是一个“制度成本”,或者是一个“制度机制”的问题,那么我们也想问一下姚老师。姚老师,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并且他也是一个东北人。我记得您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汽,做过很多很多的岗位,那么,我相信你今年也特别关心东北的经济发展和汽车工业。从我的理解看,东北经济确实在有些方面是需要得到提升的,第一,东北的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相比,比重是明显偏高的;第二,是东北的市场化程度,包括叶老师刚才谈到的机制化的程度,我觉得可能也要弱一些;第三,东北的传统制造、传统能源比重跟现代制造现代服务业的比重相比,也是偏高的,这些问题可能会对东北的发展有一些制约和影响,特别想听一下姚老师对这个问题怎么看,给我们出一些对策和观点,谢谢!

  姚景源:

  这个我是讲过,我说东北搞不好没有道理。刚才你讲那些非常好,你讲我们东北从一五时期,再往前推,抗战时,当时东北三省GDP经济总量跟日本本土是一样的,位居亚洲第一。当时中国的铁路70%在东北,钢铁将近80%在东北。80年代初,我到北京工作,北京人还有点瞧不起我,我给他们讲,解放前我老家长春市,老百姓就使用管道煤气,北京那时候还烧蜂窝煤,但是我对东北我仍然是满怀信心。

  刚才这个付炳锋讲的很多,但是确实有很多具体问题,我们国企的改革,特别是央企的改革,它确实需要我们不断的去完善,去探讨怎么样建立一个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对吉林是有一定影响的。那我们怎么办,我觉得你也不能等,还是你刚才讲的,我们应当加大发展民营经济的力度,发展民营经济的力度现在中央已经决定了,东北三个省都和三个发达省区对口,吉林是和浙江,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机遇。浙江经济充满生机,为什么呢?那里民营经济多,有企业家精神。我们应该着力的去发展民营经济,特别是已经创造了条件,让我们现在和浙江去对口联系,我觉得我们仍应当认真学习人家。东北今年应当说不错,如果要讲东北的问题,一个是投资率还是低,第二个还是工业增加值、整个增速还是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所以还是要研究由中低端怎么样去走到中高端。我是讲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说到最根本,大家注意最大的供给是人,所以为什么要强调工匠精神呢?工匠精神就是要解决人的供给。如果说我们要争取成为世界汽车大国,我们几个标志,其中应当说重大的新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科技创新,源于在这里,所以讲振兴东北,我主张还是扎扎实实做几件事。我觉得叶檀写那篇文章对我们东北来说还是有启示的,它应当引起我们反思,孔子教导我们:“吾日三省吾身”,咱们东北人每天都相信自己,都努力,就会尽快看到东北的振兴了,谢谢杨老师,谢谢。

  杨泓泽:

  接着刚才一汽的副总跟您说这句话,说得非常好,就是我们可以不喜欢做小事,但是我们要想想怎么做大事。谢谢两位老师,我们刚才这一轮主要是从偏宏观一点的层面上去讨论,从今天会议的方向上,我们来谈一下汽车产业,等一下东北的汽车我们先问叶檀老师,刚才一汽的副总和我们长安的袁总都特别的讲到了我们在先进制造和先进技术这样一个大的产业方向上,在我们的消费者越来越年轻化这样一个市场的方向上,汽车产业和整个制造业都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包括先进制造,包括智能化、互联化这样一些新技术的这种影响和挑战,那么面对这样一些新技术应用,想听听叶檀老师您从更宏观的经济学角度,给我们的汽车人有哪些建议、给我们有哪些方向性的指导,听听您的看法。

  叶檀:

  这个问题我不合适,其实我不是汽车业内专业的人士,我想从远的地方说起来,就是说实话是我写的东北城市的发展经济怎么样,为什么?因为你要去买那种生产线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你说跟浙江那边有什么区别?浙江生产线或者是珠三角那边生产线,我们这儿生产线不比人家落后,也是很容易的事情,那么在接下来我是觉得有一个事情是需要提高警惕的,因为刚才其实我跟主持人也在聊这个事情,我非常同意他说的,就是我们现在看到已经有2800多万辆对吧,再过个10年、20年,估计传统车就是一个大转型的时代,这样子的话就是传统的汽车制造业,它就会属于一些产能过剩的行业,所以未来的话我认为会跟我们的智能手机行业一样,到时候会出来我们汽车行业的、类似于苹果这样的公司,前两天不是百度还在北京开无人驾驶车了吗,它会跟互联网、会跟物联网结合在一起,然后跟新能源结合在一起来做,那么未来哪些汽车行业会起来?我很担心,如果说我们不赶紧把汽车、高端制造业提起来的话,我们未来汽车到时候到底该怎么办就会有一点问题了,所以现在大家是在互联网同一个起跑线上,然后是新能源同一个起跑线上,然后就看我们将来怎么做了,我希望我们这以后可以形成类似于我们的苹果,这样的公司能够在东北最早开始。

  杨泓泽:

  感谢您的期望,那么第二个问题我们还是问姚老师,您是有很资深的统计领域的背景,我有两个统计数字来跟大家分享一下:第一个就是大概在20年前,中国首次购买汽车的年龄大概43岁左右,现在已经降了至少有十岁了,也是降到30出头,很快把85后、90后会成为中国汽车消费的主力,这是一个数据;第二个,有一个不太完全准确的统计,到2019年、20年。中国汽车的总体的产能将要接近4800万台,是严重的过剩的,并且刚才叶檀老师也提到这些产能里边有相当大一部分不是为了新能源来去设计的,还是传统能源车,而新能源车在未来的五年里它的比重会快速的提升,那么面临着消费者越来越年轻、我们的总体产能过剩、并且我们新能源车的比重市场会越来越大,您有哪些建议给我们,想听听您的看法,

  姚景源:

  我先说件事,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触,咱们国家现在有三个市——楼市、股市还有车市,老百姓对车市的整体印象较好。为什么呢?原因就是我们汽车工业的辉煌成就,刚才讲我们去年2800万辆,1978年149000台,现在我们今年一天的日产就能达到82000台,比1978年半年还多,我不赞成简单的把汽车现在说成产能过剩,因为我们每百人或者每千人,人均汽车的数量我们比发达国家还低得多,还不到全世界平均水平。

  我去年到山西调研,当地农村姑娘结婚要彩礼,叫1动1不动,彩礼不动就是在县城给买套房子,动就是一辆汽车,可见汽车市场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

  我觉得我们在汽车产业方面略显薄弱,东北要振兴,不单单是一汽能做到的事,应当给一汽创造条件,形成全方位的汽车文化,让一汽发挥更大的作用。

  杨泓泽:

  我相信各位嘉宾都和我一样,特别愿意听两位的精彩分享,但是时间有限。我有一个体会,以前我们汽车圈开会都是自己人闭门谈车,今天两位跨领域的专家来和我们一起分享,我觉得收获特别大,因为汽车工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占的比重越高,整个国民经济宏观形势对汽车产业的影响也就越大,那么两位经济学家老师从更高的角度给我们高屋建瓴,这样的思想和分享让我觉得特别的有收获,特别的好,谢谢两位。

  虽然很艰难、问题很多,中国改革开放这39年、中国汽车工业的几十年也是磕磕绊绊过来,但是我相信只要先进制造业的升级不断提高、我们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我们的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中国的经济也会越来越向好,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也相信各位我们一样有信心,让我们共同努力,把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汽车产业、东北的经济、东北的产业越做越好。

  再次以掌声感谢两位专家老师的精彩分享,谢谢!

分享到:
意见反馈| 保存 | | 打印 | 关闭

微博推荐

砍价团

城市联盟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微博购车团